2007.2/20()~2/24() 共五日

隊員:致遠(領隊)、宇帆(技術指導)、芊翔(英勇嚮導)、懿萱(驕縱大廚)

行程:寒溪-古魯-山腳-水源-銅山-雅音-矢櫃-流興社-布蕭丸溪

紀錄:懿萱

預計行程:

2 /19(Day0) pm10:00羅東火車站集合,夜宿致遠親戚家

2/20 (Day1) 古魯-山腳-水源-1372峰南鞍(C1)

2/21 (Day2) C1-銅山-銅山駐在所-雅音駐在所-矢櫃駐在所(C2)

2/22 (Day3) C2-矢櫃山東南寬稜上(C3)

2/23 (Day4) C3-流興社-974-布蕭丸溫泉(C4)

2/24 (Day5) C4-砲台主稜-南澳南溪、合流溪匯流口-金洋-台北

實際行程:

2 /19(Day0) pm10:00羅東火車站集合,夜宿致遠親戚家

2/20 (Day1) 古魯-山腳-水源-1372峰南鞍(C1)

2/21 (Day2) C1-銅山-銅山駐在所-銅山駐在所南方(地圖方格兩公分)乾溝旁(C2)

2/22 (Day3) C2-雅音駐在所-矢櫃駐在所-1595峰東方古道上(C3)

2/23 (Day4) C3-流興社-974-布蕭丸溫泉(C4)

2/24 (Day5) C4-砲台主稜-南澳南溪、合流溪匯流口-金洋-台北

 

Day0:

日期:2/19(大年初二) 天氣:晚間陰雨綿綿

近日來身體不適,又逢月事造訪,勉強吞了顆止痛藥,迷迷糊糊進入夢鄉,心中慶幸隔日才坐火車北上,今晚得好好歇息一番。約莫晚間五點左右,接悉宇帆來電,揉著惺忪睡眼,正啟齒欲言之際,宇帆卻披頭問道:「票買好了嗎?」聞道後我心頭一震,不是隔日晚上才北上嗎?聽聞此言,宇帆倒是語氣輕鬆和我解釋了一番,原來迷糊如我,不但買錯了火車票,連地圖、行囊都未準備好,眼看

出發迫在眉睫,火速打包之後,爸、媽急急忙忙送我到火車站,就在全家人錯愕的表情及稍有責備的語氣下,我踏上了這條被遺忘的古道。

    晚間十一點半,終趕到羅東火車站,眼見致遠、宇帆來迎接,歉意剎時湧上心頭,魯迅言:「浪費別人的時間是謀財害命,浪費自己的時間是慢性自殺」,今夜,我謀害了兩條人命。正在不安縈繞心頭之際,宇帆玩笑說道:「芊翔剛剛來電,說凌晨兩點到南澳火車站」,此時,眾人忍俊不住,原來還有一位學弟和學姊一起犯傻病,就這樣,折騰至凌晨兩點多,一行四人方就寢。

 

Day1:

日期: 2/20(大年初二) 天氣:陰而涼爽,午後放晴,晚間飄雨 人員狀況:良好

凌晨五點,疲憊的四人即行起床,勉強打了三個小時的盹,加減爲今日的行程充充電。五點半,致遠父親載我們至寒溪,六點即達寒溪管制站,管制站設有路障,在此吃完早餐,隨行踢古魯林道出發,其間可見許多上坡的叉路,一行人沿著古魯溪畔西南行,林道繞過古魯溪西南支流後,方向轉東,不久,即越過1073峰東北支稜,再越過第二條東北稜線之後,林向轉南,時値上午九點半,我們抵達三叉營地(地圖方格1073峰東南東方2.5公分處)

古魯林道一路上坡,其間,經過許多大溪溝,滔滔河水湧出路面,眾人還為此脫了一次鞋,但據致遠、宇帆的說法,今年水量特小,前幾年飢餓溪水啃噬到膝蓋,今年只勉強淹至小腿。隨後,由三叉營地續行,沿著林道西南行,地圖林道即將親吻至南澳北溪之際,在此撞見落差五十米落石堆(地圖方格三叉營地西南方2公分處),宇帆率先輕裝上探,回報後,眾人由落石堆處往左上方高繞,接回林道,崩塌處碎石鬆滑,但小心即可。

接回殘破林道後,耳畔已傳來隆隆溪水聲,好似因一行闖入大河床的不速之客而鼓譟,摸索著似可辨認的路跡,來到河床下切處,下切高度約莫五十米,地勢濕滑,但腳點頗多,亦有植被可抓,將下至大河床高度十米處,有處滑溜傾斜大岩壁,但旁有架繩輔助,不致難行。

當雙腳親吻至大河床後,已近中午時分,沿著大河床右岸上溯一小段(溪左右岸已面向下游為準),鑽過一個三角型裂隙間縫後,我們已來至山腳駐在所對岸。在此下背包,四人換上拖鞋,手持地圖、登山杖、草割仔,神情輕鬆過至溪對岸,今年水量甚小,只淹至膝蓋,山腳駐在所旁有廢棄索道,但層層駁坎已被荒煙漫草所掩蓋,細心探查後仍可追得珠璣,駐在所內可見一條清晰林道及一些殘垣酒瓶,但因腳著拖鞋、手持登山杖,使四位戰士的行動力大打折扣,約莫探查半小時,即行打道回府,過溪祭拜五臟廟。

水足飯飽後上路,宇帆、致遠換上清涼的四角褲,芊翔與我只換上拖鞋,沿著溪床高地往西南行,一路艷陽璀璨,銀箭射入南澳北溪後更顯燦爛奪目,寬廣的河床上點綴著四人閃亮的身影,熱鬧了整個冬季。眾人行經825山頭東方後,方向轉南,隨後即見左岸高地被黃澄澄的茅草恣意佔據,偌大的河床被四人輕點的腳印所寫滿,好似來到美國西部荒野,心頭頓時振奮難平、波盪不已。南澳南溪由東往南環繞964峰腰際半週,我們抵達964峰東南支稜旁上切處時,已下午2:50分,在上切處旁小溪溝取公水十升,之後往東南陡上約莫四百公尺接上古道,

下午4:30終抵1372峰南鞍古道上露宿紮營。

 

Day2:

日期: 2/21(大年初三) 天氣:陰雨 人員狀況:良好

今日預定路程頗長,早上五點摸黑起床煮早餐,六點四十分出發,沿著古道一路南行,路況尚佳,寬約五米,無須動刀,早上7:30即抵水源駐在所(位於1511峰地圖方格東南方一公分之古道上),在此尋寶約四十分鐘後出發,一個小時後即遇上崩塌地形(位於地圖方格1754峰西北方三公分、兩條索道銜接處),之後沿著古道東南行,繞過1754峰後古道轉西。

宇帆曾來此探查,熟悉此帶路況,據聞1754峰後古道崩塌甚利害,侵蝕到稜線上,眾人決定由銅山東南寬稜上切,自此離開古道,陡上約莫四百公尺上至稜線,果發現稜左一瀉千里。正午抵達銅山(H1920m)午餐,山頭有基點及許多標示路牌,尚有一路標指示「下至林道盡頭30分鐘」,但當我們跟隨指標下至林道時,方知路牌不過是博君一笑,約莫一個半小時後,眾人乃接回林道盡頭。途中,下切坡度甚陡,可達5060度,但每10~20公尺都有路標指引,當切至一乾溝時,路標已難尋覓,聽隨宇帆的指示,眾人直接沿乾溝下切接回林道。我們大致沿著銅山南南東支稜下行,下午三點半方抵銅山駐在所(位於地圖方格1975峰正東三公分處古道上),據宇帆說法,銅山駐在所後崩塌甚多、路況差,但因行程壓力及水源恐臨短缺,仍決定繼續推進至雅音或矢櫃駐在所。

    續沿古道南行,在翻過1975峰主稜所衍伸出一條東西向小支稜前,即遇上許多危險地形,之後,地形動輒一瀉千里,雖路況不至差到非架繩方可過,但許多路況仍須英勇的攻擊手先輕裝下探,架繩確保後,再一一協助隊員橫渡。幸得老天庇祐,大夥一一順利渡過難關。本隊速度雖快,但因地形過多,費時許久方推至銅山駐在所南方(地圖方格三公分處),眼見暮色將暗,橫渡完五十米大崩塌後,接至落差百米的落石堆乾溝,乾溝旁有一處小平台,小平台下方五米處因大雨形成小而穩定的水流,在此取水十升,致遠、宇帆下重裝探路約二十分鐘,卻探路不著、暮靄已沉,晚間5:30分,致遠決定迫降此處。

    今夜,頂上僅有一張外帳支撐,斗大的雨滴重重落下,好似欲刺穿我們賴以為依的天棚,擠身進來取暖。露宿此處,若夜間翻身滾出此僅一個塌塌米大的平台,明日不知痛醒何處?營地雖堪稱險惡,四人亦輾轉難眠,倒別有冒險患難之滋,明日進展如何?我們能順利出去嗎?一切的答案,只能無語問蒼天了……

 

Day3:

日期: 2/22(大年初四) 天氣:陰涼,夜間飄雨    人員狀況:懿萱牛步而行

昨天進展緩慢,離預定營地尚有地圖方格兩格半之遙,早上五點摸黑起床煮早餐,吃了致遠買的牙膏狀超腥乾酪魚子醬,配上兩條長長的法國麵包,加上溫潤的阿華田入喉,從容拔營,六點半左右出發。

經由昨晚討論的結果,大夥決定由營地旁的乾溝上切(1512峰東方溪溝上游處),上至日本圖所顯示的古道高度後,再向西接回古道,由於「身在此山中,雲深不知處」,男子軍們戰戰兢兢、一路地判,抓方向行進,約莫四十分鐘後,先鋒的芊翔率先發現大條古道,被學長們讚譽為「古道專家」。

但「好花不常開、好景不常在」沿著古道續行,隨即進入一大片寬稜,嘴角上笑容未逝,眼前路況不明,雖依稀可辨識舊砍痕,卻也幫不上忙,眾人霎時又陷入愁雲慘霧之中。良久,經過一番討論,致遠決定冒險沿著1512峰東方溪溝下溯,下至1512峰南方匯流口後,再向西切回古道。

當運氣來敲門時,真是擋也擋不住,沿溪下行約莫半小時,致遠即眼尖的在溪畔旁發現古道,古道無茂林掩蓋,僅有油綠的草本植物加身,想必行走起來定格外愜意,時近11:00,詢問眾人後,大夥決定在溪畔煮韓式手打泡麵,慰勞飢餓的肚皮,四十分鐘後上路。

之路,路況尚佳,雖有植匹、刺藤擋道,在芊翔、致遠輪流手刃開路下,其餘人馬行來一路順暢,進展迅速,午間1:30抵達雅音駐在所(1512峰地圖方格西北方兩公分處),雅音駐在所規模小,且離矢櫃駐在所僅有半小時路程之遙,據宇帆推測,可能是當時矢櫃人口過多,住地不敷使用,方有蓋雅音之必要,以解決人口過剩的問題。

旋即來到矢櫃駐在所,此部落規模宏大,座落在地勢平坦之處,且可見營火遺跡及許多現代垃圾,親臨此處,宇帆、致遠隨即樂的到處尋寶,芊翔與我則進入省電模式,狀似疲憊的停留原地不動。隨後,致遠得意的向我炫燿宇帆致贈給他的精緻透明小瓶子,上頭刻有「みぉの染」,見了標緻古物,懊悔油然而生,但想想自己體力恐不堪負荷,古云: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」,自己也該知足了,芊翔倒是尋獲一個寫有草書「壽」字的陶瓷蓋,至於用途為何,也就不敢多問了。

離開矢櫃駐在所,沿著古道續行,終於在午間三點左右越過雅音山東南寬稜,除雅音山東方古道上遇到一地形,使嚮導芊翔無聲無息墜落十米,等後隊跟上,方發現芊翔身處一瀉千里地形邊緣,大致上,路況良好、小心即可。

午後落大水,四人在大雨中前行,推至1595峰正東方古道寬緩處,致遠首度打破沉默道:「這種天氣哪有人在走的?...我想睡了」下午4:30,我們紮營此處,事後證明致遠的直覺是對的,因過了這個營地後,路況變差,翌日中午前都無尋獲更優的營地,而晚間大雨,光用外帳接水就餵飽一隻十升螞蝗,解決了我們恐臨限水的窘境。

 

Day4:

日期: 2/23(大年初五)  天氣:   人員狀況:良好

    昨晚預定營地應是流興社,因此早上4:50起床,6:15出發,打算將落後半日的行程追回,這一天,我們推進了地圖六格,一路馬不停蹄,早上十點抵達矢櫃東南寬鞍。據說附近有個「昭日駐在所」,但咱們並未尋獲,就留待後人探查了。在此東南寬鞍,我們歇下腳步,進行本隊整天以來第一次、也是唯一的一次休息,十分鐘後,繼續趕路,沿著古道上線續行,怎奈接近流興社時,路況越來越差,一路懸鉤子、黃藤擋道,在前頭開路的致遠清路到火大,後來聽取宇帆的建議,由古道旁清晰的下溪路陡下,約莫下行二十分鐘後,旋即接到路況極佳的大條古道,不知此是否為古道下線處?

    之後,芊翔領軍,憑恃著十天前剛走過沙韻之路的片段印象,跟著路況佳的古道前行,一路砍痕、足跡不斷,偶有路標,一行人終在午間1:20抵達流興社,由於日前方來過此處,芊翔與我便在此處先行午餐,致遠、宇帆則懷抱希望往宏偉的十層駁坎尋寶去

午間2:00,續沿古道南行,之後古道消失,我們由旁上切至稜線,路況雖佳,但我因疲憊加身、煩意襲腦,隨著隊伍快速前行,不知不覺生起悶氣,一路行至974峰前,我都鐵著一張臉、嘴發噘,只爾和芊翔交談,視宇帆和致遠無睹。午間三點,繞至974岩峰,旋即地勢轉為陡下,在稜右遇到一落差兩米地形,宇帆倒是器量宏大指導我踩腳點,上頭的致遠亦主動示意可抓他的腳下攀,學長們突如其來的舉動,使我好生愧疚,態度頓時軟化許多,決定主動打破沉默。

974西南稜(地圖方格974峰西南方一公分處)一顆小山頭稜右,保存著古砲台遺址、旁有通風口,據宇帆推測,此砲口方向應該是對向布蕭丸溪對岸的哈卡巴里社,974峰後,我們沿西南稜陡下500m,不敢冒然下切。午間4:00下至一稍寬緩處,可見層層駁坎,宇帆說這應該是舊部落種植小米所遺留的疊石遺址,沿著駁坎腰繞100公尺左右,找乾淨處下切,此時離溪底只剩7080m了,致遠奮軍突起,帶頭往茅草堆裡猛鑽,大夥身處茅草堆中,任憑如利刃般的茅草直接劃在皮膚上,午間5:30,順利下至溪底,眾人落得一身狼狽,裝了溪水往嘴裡猛灌。休息片刻後,掏頭燈、換拖鞋,摸黑沿溪床下行至匯流口,晚上6:20紮營台電工寮前平坦溪床上。

我們一行四人,以一天的時間追回一天半的行程,堪稱勇猛,夜間大家已筋疲力竭,晚餐後,帶著可口的蝴蝶結餅、化應子、泡了藍莓、檸檬兩種口味的發泡錠,至溫泉畔舒活筋骨、活絡身心。第一次泡到野溪溫泉,感覺真是別有風味,溫泉水只浸泡到腹部,眾人索性往水裡一躺,頭枕在溫泉畔的石子上,夜裡,涼風襲人,溫泉熱的恰到好處,不亦快哉!

 

Day5:

日期: 2/24(大年初六)  天氣:   人員狀況:良好

早上睡到6:30起床,煮了粥博士、炒麵、熱奶茶,暖暖胃後才出發,昨夜下到布蕭丸溫泉,今天要踢傳統路線出去,頓時壓力盡釋,加上這段路芊翔與我十天前才走過,致遠也來此多次了,因此,眾人從容收拾到早上9:00方上路。沿著流興溪上溯,上午11:00抵達150度小支流上切處,在此取公水4,旋即在支流旁路標的指引下,陡上500m至砲台主稜,爲免跟丟路標硬切上稜,一路耐心找路,隨著路標腰繞至四叉口,致遠領我們至豪華香菇大工寮午餐,時間下午2:00。半小時後上路出發,下午5:00抵達南澳南溪、合流溪匯流口,晚間7:00回至登山口,由於我腳程慢,爲趕上末班9:52至樹林的自強號,宇帆、芊翔快步踢產道至公墓旁可通訊處叫車,致遠與我則在五分鐘後跟上。產道上驚見地上一條黑白條紋相間的雨傘節,但已遭輾斃,故無殺傷力,卻嚇壞了芊翔和致遠,終於,我們坐上計程車,於晚間9:00抵達南澳火車站,趕上末班車回台北,結束這趟滿懷成就感的五日古道探勘活動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光與影的交界

恰吉 ch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鄒仔
  • <div>很棒的行程與文章!</div>
    <div>請問: 銅山菸酒正版 (<a href="http://bbs.ntpu.edu.tw/gemmore/MountClub&F0VVDSOJ&3" rel="nofollow">http://bbs.ntpu.edu.tw/gemmore/MountClub&F0VVDSOJ&3</a>)</div>
    <div>中的致遠是不是跟本篇中的是同一人?</div>
    <div>2003年跟這2007年中的</div>
    <div>"遇到紀錄上的30米崩塌地形"(2003)</div>
    <div>一個小時後即遇上崩塌地形(位於地圖方格1754峰西北方三公分、兩條索道銜接處)(2007)</div>
    <div>這是同一個嗎?</div>
    <div>另外提到:</div>
    <div>"據聞1754峰後古道崩塌甚利害,侵蝕到稜線上,眾人決定由銅山東南寬稜上切,自此離開古道,陡上約莫四百公尺上至稜線,"</div>
    <div>指的就是上面那個崩塌地形嗎? 第一個崩塌地形不是也是直上稜線?</div>
    <div>而且直上後是東北稜而非東南稜? </div>
    <div>從雅音到流興這段是否還有其它危險地形的照片,</div>
    <div>相簿中有看到傘帶, 是否還有固定的確保繩索(如獵人架裝的)?</div>
    <div>謝謝解答!</div>
    <div> </div>
    <div> </div>
  • 墬入凡間的精靈
  • <div>怎麼感覺好像在讀金庸小說......</div>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